3月 31
最早在awflasher那看到关于Twitter的文章,他也一直极力推荐广大看官使用。 自从把自己的独立博客打点好后,一直觉得其他所有博客服务对于我来说,没有必要了,同样的文章发在几个地方很无聊,这也是我一直游离很多群博之外的原因。 其实刘未鹏的《为什么你应该(从现在开始就)写博客》的文章早就看过,可是当时并未留...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3月 27
关于艺术,吴冠中如是说: 搞艺术要有感情,艺术是诞生于感情的。比如,我对你有感情,我就用各种办法,用眼神、用语言、用耳朵跟你交流。我画一个东西,不是画这个东西本身,而是要通过这个东西把我的想法、我的感受告诉你,你一看就有新的感受。凡高画的向日葵,不是画向日葵的肖像,而是把各种各样不同性格的向日葵...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3月 26
看杨凡的《妖街皇后》才听到了潘秀琼的《情人的眼泪》。想想多年前,看着蔡明亮、杨凡的电影,才听到了这些老歌。这样的情景才衬得这样的歌。 中国电影的根在那个逝去的上海,情歌也还是老的好。喜欢那东方意境的孤独,孤独也要活下去。 杨凡在电影中如是说。 爱情就像这酒店,整天有人进进出出,有时会有像我这样的长期...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3月 26
为了在自己网站分享《天边一朵云》这首歌,花了一天的精力。不过有了很好的收获。亦歌、友播都没有上传歌曲的功能,songtaste倒是很好,可以上传分享,但是不能在自己的网站分享,而且必须用Windows Media Player,在firefox3放不了。无意中发现了麦田蚂蚁的博客,看了他推荐分享音乐网站的文章。找了一堆,国内有几个还...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3月 22
俊伊擦好车,对美善说:”我带你回去吧。”美善点点头,托着沉重的身体坐在了自行车后。俊伊骑上车,美善搂着他的腰,两个脏兮兮的小孩荒野里骑行着自行车。俊伊问:”美善累不累。””不累,真舒服,这样到天国该有多好?”自行车在微风中行驶,在野草中行驶,然后美善掉了下去。摔在了...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3月 20
自古想练就武林绝学之人,闭关修练个十年八载是很正常的。 如果要练就盖世神功,那往往会有更苛刻的要求,比如,挥刀自宫。 自宫是为了什么?为了禁欲。为什么要禁欲?为了专注,持久的专注。如果不挥刀割点什么,人很难不被杂念干扰。 如果能做到达摩面壁十年,在精神上自宫,总修成正果,那当然更好,至少得道之后还是...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3月 19
二十几年来,我认识的人中,就一个女人能跟老外无障碍交流。这个女人是我姐夫的学生,不是什么好学校,就是一大专生。2005年一个人去上海找工作时,她帮助过我。她除了在一家德国公司做行政,业余时间还做一个韩国家庭小孩的家教。 我姐夫是师范学院的英文本科,做了好多年的英文老师后,来又去读了国际经济法专业的硕...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3月 18
大概有两三周了,中断了学习计划,忙着网站那点破事儿。现在总算都打理好了,又可以回归计划了。努力吧,潘何增。 一个错误的决定,以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想起当初买某国内域名空间,死缠烂打追某个不喜欢我的女孩等等这类不成熟的事情,千万是不能将就的,拖得越久死得越惨,早死早超生。 都说牛人从别人的错误中吸取...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3月 17
坦然面对和承认自己的贫穷,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缺陷,自己做过的那些荒唐事,自己犯过的那些错误,你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和自己内心的愉悦。 遮遮掩掩,得来只会是耻辱和羞愧。 当然如果能时不时的调侃一下自己,那就更完美了。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3月 17
在美国微笑列车基金会 – 中国站,看到了所谓的免费语音治疗资料,其实就是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举行的第一届微笑列车唇腭裂儿童语言病理及其治疗原则研讨会的专家讲义及参考文献。 最让人恶心的是,没有打包成一本PDF提供下载,而是什么封页、封底的都是单独的PDF。只好自己动手了,在此感谢mergepdf、PDF Edito...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Me

点这和我talk,panheze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