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01
从/孙/志/刚案开始,我们一直在努力,为了/陈/国/清等被判处死刑的无辜公民,为了/黑/砖/窑/受害者,为了/毒/奶/粉/受害的孩子,为了/姚/晶/等为了寻求正义而遭遇殴打监禁侮辱的无权无势者,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们能帮助的人太有限,我们的能力太有限,但是我们从不放弃。 希望我们今天这里的每一个人做事的时候都坚守法...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Jul 31
上次,也是第一次参加科学松鼠会的活动,小鸡看片会。 我这人一向比较闷骚,对于这种社会活动,往往很消极。那次心动主要是人工智能的主题,我很喜欢。当然真正吸引我的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头头都会到场,一直想见见这些神人是什么样子。 比较幸运,我积极看google reader的习惯,帮我抢占先机,我的报名还是靠前,入选...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Mar 27
关于艺术,吴冠中如是说: 搞艺术要有感情,艺术是诞生于感情的。比如,我对你有感情,我就用各种办法,用眼神、用语言、用耳朵跟你交流。我画一个东西,不是画这个东西本身,而是要通过这个东西把我的想法、我的感受告诉你,你一看就有新的感受。凡高画的向日葵,不是画向日葵的肖像,而是把各种各样不同性格的向日葵...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Mar 20
自古想练就武林绝学之人,闭关修练个十年八载是很正常的。 如果要练就盖世神功,那往往会有更苛刻的要求,比如,挥刀自宫。 自宫是为了什么?为了禁欲。为什么要禁欲?为了专注,持久的专注。如果不挥刀割点什么,人很难不被杂念干扰。 如果能做到达摩面壁十年,在精神上自宫,总修成正果,那当然更好,至少得道之后还是...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Mar 19
二十几年来,我认识的人中,就一个女人能跟老外无障碍交流。这个女人是我姐夫的学生,不是什么好学校,就是一大专生。2005年一个人去上海找工作时,她帮助过我。她除了在一家德国公司做行政,业余时间还做一个韩国家庭小孩的家教。 我姐夫是师范学院的英文本科,做了好多年的英文老师后,来又去读了国际经济法专业的硕...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Mar 18
大概有两三周了,中断了学习计划,忙着网站那点破事儿。现在总算都打理好了,又可以回归计划了。努力吧,潘何增。 一个错误的决定,以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想起当初买某国内域名空间,死缠烂打追某个不喜欢我的女孩等等这类不成熟的事情,千万是不能将就的,拖得越久死得越惨,早死早超生。 都说牛人从别人的错误中吸取...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panhezeng 2009 . tags:

Me

点这和我talk,panheze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