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1

前段时间看壹报的冯正虎的专访文章,受益良多。

最近李银河也频发博文,除了老话题–同性婚姻法,这次来了两个新的,废除聚众淫乱罪和淫秽品罪。

冯正虎和李银河都直指了现在中国问题的核心,也指出解决问题的方法。

那就中国宪法。修宪都不用,只要维宪就行了。

通过冯正虎,我了解到,中国的法律其实是很完善的,做到守法就行了。法律从来都是对既成现实的继承,有些法在现在这样的状况下,还不是不要立得好,立得早了,就成了恶法了。恶法也是法呀。要大家的努力改变现状,情况好了,再立就是好法。

如何努力呢?

第一,维护宪法,不是以个人为转移的。–某个政治领导人在不在台上与我无关,宪法是长久的,因为宪法要修改需要动员三千个人大代表,这是很难的。相信一个政治领导人,还是用旧的政治观念寄托在一个党。

第二,做个自私自利的,快乐的正常人就行了。–人就是为解决自己利益,能解决自己利益的人都是不屈不挠的人,他们个人行为聚合成一个集体行为,就推动社会进步了。

再说李银河,她老人家其实是个很传统的,只是他真好是搞社会学,还是性学方向。她那些提案,不过是个幌子,人家实际就和冯正虎一样,维宪。而中国维宪,现在最急迫,最重要的就是言论自由。不得不佩服李老能把性产业合法化提到如此高度。

请看李老说的,现行淫秽品法的最大弊病是开了用刑法惩治言论的先例,既然这一特殊类型的言论可以入罪,其他类型的言论也就有可能入罪。发展下去,我们就有可能重蹈文字狱、以言治罪和文化专制主义的覆辙。

在我看来这就恶法,不能用法律尤其是刑法来解决道德问题–李银河。恶法就是管了不改法管的事。

如易中天说的,自古以来凡是以德治国的,都是满朝伪君子,遍地真小人。这简直就是当下中国。

我的底线是法律,让道德一边凉快去。当然为人还是要低调的,就如冯老说的,作为弱势团体,千万不要挑起事端,有事端也要回避。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panhezeng for 阿潘道, 2006-2017. 原文地址:http://apsay.com/?p=883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共享协议,转载请注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