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9

有“流星雨之王”美誉的狮子座流星雨在2001年时曾有过强烈爆发。2001年11月18日,狮子座流星雨每小时曾有数以百计的流星,从夜空中的狮子座向四面八方飞驰而去,令人目不暇接,终生难忘。

那年在岳阳学画。老师是岳阳师范的美术老师,我是被隔壁邻居,学画的大姐引荐过来的,他是她曾经的美术老师,她说他很会教。

来岳阳之前,暑假时,跟邻家大姐学了段时间,在她所读的学校,咸宁师范。

先和她去长沙看了一些画室,然后和她去岳阳认识了老师,就回来了。处理好高三上学期入学一些事,学画的就可以离校培训了,其他美术生去了武汉一个培训班,我去了岳阳,这回亲老姐送我去。

具体细节不太记得了,因为老师是岳阳师范老师,刚去几天我和姐住在岳阳师范宿舍,我住男生宿舍,姐住女生宿舍。

老师在校外租了房,办画室。就是一两室一厅的民宅。周末有很多师范学生来学画,都不是美术专业的,有学中文的,有学医的,有一点一样,她们都是女生。

姐就是住在这帮女生的宿舍,我住的是她们帮忙联系的男生宿舍,就在她们楼上。

对岳阳师范印象最深的是,有藏族班,属于援助项目。有次藏族学生表演会,好像是迎接藏族新生。只记得有个街舞节目,跳得太棒了。

后来老师直接在画室放了张床,只收了很少费用,这样就省了自己租房的钱,安顿好后,姐就回去了。

就这样开始了孤独的学画时光。师姐们一般周六来,周日有少儿美术考级班。老师周六日过来指导并布置好周一到周五的作业。

那时候正是父母经济上最艰难的时候,我总是想着省钱,周一至五,就是自己一人,主要吃馒头咸菜,除了画画发呆,就是洗澡前的热身运动,一直洗到离开的冷水澡,离开时十一月下旬了。周末,老师和师姐们来时,一起吃炒菜,是我打牙祭的好日子。

期间前后来过两位和我一样准备参加美术高考的学生,都是女生,并且周六日都在。前一位后来去长沙了。后一位不知道,因为我先走了。

有次听广播,听到说有流星雨,特意拿笔记下日子。那时正是后一位与我长相伴,我告诉了她,她约好师姐们和我一起去她家看流星雨。她父母是在岳阳开大排档的,那天晚上大家去她家吃饭,他爸弄的涮锅,切了很多生鱼片,还有些什么其他不记得了,只记得生鱼片很好吃。

等到凌晨零点,我们来到天台,她父母也来了。我们仰望星空,只有中间很黑,越到边上,越接近地平线就被灯光照得越通红,光污染很可恶。

嗖,嗖嗖,一颗,两颗,越来越多流星划过天际。大家都激动得乱叫,虽然小时候,夏天睡着外面,躺竹床上仰望星空,偶尔也见过流星,但像今晚这般还是第一次。太美了,美得有些嫉妒,嫉妒那些在没有光污染的地方看的人,嫉妒那些和爱人一起看的人,说了不少傻话。

最绚丽和惊奇的是,火流星。一颗巨大的火球从空中疾驰而下,在快接近地面时,爆裂的四处撒开,如烟花般绚烂。至今无法忘怀。

差不多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最多时,真是如雨般,只不过是横向滑过夜空的星雨。

她父母在流星开始减少时就去睡了,我们则等了又等,直到很长时间才划过一颗时,才恋恋不舍的回了房,风大了冻得哆嗦。

那夜我睡得沙发,她们在她的闺房里还叽叽喳喳了好久。

后来听说她们学校的人也都出来看,而我高中同学也是,彻夜狂欢。那年那夜全世界都在看流星。

由于一些原因,没多久就离开了岳阳,都没好好和师姐们道别,而那位小师妹则一脸怨恨的样子。这段时间,多亏了她的陪伴,而我走了,她却没了陪伴。

那以后有段时间和其中一位师姐保持联系,听说小师妹专业过了央美,文化没过。后来师姐们都毕业了,各奔东西谋生活去了,跟那位师姐也断了联系。

那是身边都是女生的一段日子,也是最孤独最清苦的一段日子,都随那流星逝去了。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panhezeng for 阿潘道, 2006-2018. 原文地址:http://apsay.com/?p=873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共享协议,转载请注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