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6

即将2010年了,我们却要用代理才能完全地使用谷歌,作为一个世界级大国的公民,却不能自由的使用一个世界级的WEB服务,不得不说,这是我们的悲哀,更是我们的耻辱。最近党们的所作所为,只能用他们自己的套话说,真是越来越越反动。

google.com时不时打不开,极其不稳定,这是一场谷歌与党们的博弈。

picasaweb至今被封。

有时候心里不断在想,当年的国党真他妈不争气,如林语堂所说,“为什么苏俄在亚洲有能干而有效的工具为他们服务,而美国却只有像蒋、李承晚和菲律宾总统这类s.o.b.(应是英文son of bitch缩写,意为“混蛋、杂种”)合作?这是本世纪最大的谜团。”

不得不佩服林语堂的远见卓识,很少有他那样深刻认识中国问题的,可是他却那么孤独,没有人理解他。

当时美国有关中国的舆论焦点集中在国共关系上。美国舆论界左翼势力相当强大,批评矛头大多指向战时国民政府,而对共产党则多有浪漫积极报道。林语堂仍然秉持其一贯的自由主义立场,单枪匹马,和美国左翼“中国通”如斯诺、史沫特莱、拉铁摩尔等人进行激烈的争论。林语堂的基本观点是:美国舆论对战时中国政府一面倒的批评指责是不公平的,这里有美国人对中国的傲慢偏见,重庆政府确实存在腐败现象,但它毕竟是战时代表中国的政府,说重庆是法西斯政府,而延安是民主的天堂,这完全是对中国的误读。他要美国的“中国通”去看看延安整风是怎么回事,去读读共产党自己有关民主的阐述。《枕戈待旦》一出,遭到美国左派抨击,致使华尔希要林语堂闭嘴,今后别谈政治,不然今后林语堂的书就很难再成畅销书了。

林语堂回美后就给蒋介石写了封信,介绍美国当前的舆论倾向。一九四四年四月二十九日又给蒋夫人写了封长信。信中称,回来后觉得美国的舆论气氛太恶劣了,自己气得都不想写(《枕戈待旦》一书)了,等美国人回过头来有点理智再说,但林夫人让他镇静下来,他还是要写,“上帝知道中国现在太需要这本书,不加修饰、不加歪曲,从内部来老老实实地阐释中国。”信中林语堂详细描述了美国各种舆论偏向,非常气愤,他说,“我向来对共产党都是公平的,但我现在看到他们不遗余力地抹黑中国政府,只为了自己一党之私,忘了现时政府毕竟是代表中国的政府,这样抹黑政府结果也抹黑了整个中国,我真得没法再把他们当成爱国者了。”同时林语堂认为政府的新闻审查制度是错的,记者要去延安就让他们去,但不能只去一两周被人领着转一圈,要去就去半年。并称他已去信蒋总统,建议立即开放党禁,让所有党派都享受宪法赋予的权利,除了以武力割据建立自己政权的党。

不管是美国佬,还是俄国佬,都他妈的不是救世主,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要改变现在这样的困境,也只能靠我们自己。

就如林语堂所说,共党只有党和组织的概念,没有国家和政府的概念,把党凌驾于国家之上。这跟那些宗教国家基本没有区别,党国合一,教国合一,都是被现代民主所唾弃的。

请大家进一步阅读《钱锁桥:林语堂眼中的蒋介石和宋美龄》自觉使用代理。

在1945年那段时间,如果中国多一些像林语堂的人,如果当时美国舆论不是被一帮被共党玩弄的左翼分子掌控,会不会就不会有死了上百万人的内战,会不会就如台湾一样,虽然有早期的恐怖时期,但最终过渡到现代民主、自由、先进的国家。

最后用林语堂的话结束,“我对中国不感到羞耻,我对中国的领袖也没有失去信念……我不会做政府的宣传家,我要讲实话。”

他是对当时的中国政府和领袖说的,我是对现在的中国政府和领袖说的。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panhezeng for 阿潘道, 2006-2018. 原文地址:http://apsay.com/?p=744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共享协议,转载请注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