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01

早上上班搭地铁,被迫听着新闻,才知道今天是World AIDS Day。晚上在公车上又被迫听到了那让人恶心的新闻联播,CCTV又在厚颜无耻的替自己的主子推卸责任,欺骗和诱导不明真相的大多数群众。上班时在网上就看多了这条新闻,而似乎所有媒体也都在重复这条新闻“卫生部部长陈竺在上海表示,性传播已经成为我国艾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尤其是同性性行为,它所引起的艾滋病传播已经占到传播总数的32%”。

党们已经深谙操纵舆论引导民众的思考方向。可是讽刺的是,在报道上面那则消息的《性传播成我国艾滋病传播主要途径》的网易那里,同样也能找到真实的答案,只是要你用心寻找。
这是网易转载南方的文章《高耀洁对吴仪说:“他们在骗你”》。这篇文章中网易所谓要做的深度报道已经删除了,这篇文章却还存在,也许是遗漏,也许是?

对吴仪说“他们在骗你”

高耀洁喜欢引用在河南流传颇广的打油诗:“乡骗镇,镇骗县,一骗骗到国务院。”

有人写文章称,一个妓女能感染多少例艾滋病,并附有相关数据。高耀洁就按照数据统计了半天,得出结论,全中国人很快都会感染艾滋病。她说,“这种文章的目的,就是强调性传播,来掩盖政府失职的责任

这次党们更狠,因为他们知道把责任推性工作身上,越来越没说服力,只会引火烧身。已经有大量的数据表明性产业的合法化,从业单位,从业人员,都处在政府机关的有效管理和监督之下,能有效的降低性犯罪率与性病传播。

比如澳大利亚等国家的一系列相关法律法规,政府对性产业从业人员严格合法的管理,为其提供性病防治知识培训,身体检查,心理咨询等等。

相比之下,大家就知道了艾滋病在中国如果真的是性传播最高,那也是谁的责任了。

这次党们想到了同性恋们,刻意强调尤其是同性性行为的传播能力。大家都知道现在学术界主流观点是同性恋只是性多样化的一种正常现象,特别其中的先天同性恋人群,是来自基因遗传。

这下党们爽了,看看,不是我们不作为,失职。同性性行为我们又不能干涉,干涉就会被扣上专制、愚昧、野蛮等等帽子。

可是就在今天大理男同酒吧,被CCTV无耻的操作成焦点新闻,再配合上那个假传播率数据,一下子把同性恋推到了风头浪尖,可怜的牺牲品,大理的男同酒吧。事实说明党们是真的野蛮愚昧的,并且无耻。

我们知道艾滋病主要的三个传播途径,一个是血液,一个是性,一个是母婴传播。在艾滋病的三个传播途径里,最强的是血液传播,最差的是性传播,如果你输上一个艾滋病人的血,几乎是100%,那要传染不上就怪了,200毫升血里,大量游离的和细胞里的病毒。母亲得了艾滋病,孩子得艾滋病是25%,绝大部分是不会感染的,性传播机率是最低的,只有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二的机率。所以说无套性交,你可能有千分之一的可能。而且对于性来说,避孕套的使用对防范艾滋病是非常有效。

这都是公开的、科学的艾滋病知识。可是党们一边说要消除歧视,要好好对待艾滋病患者,一边却把艾滋病患者妖魔化,把每个艾滋病患者都暗示成性滥交的人。党们让我们想象那些艾滋村的村民们,都是全村群P,才得艾滋,全村群P,每个村民要在不带套的情况下,互相打炮两千次以上,才能确保达到艾滋村的目标。何其壮观的场面呀。伟大的党。
高耀洁说,“政府官员、地方官员、基金会、NGO、专家、医院、制药厂、江湖游医……多少人说了多少假话呀。”

中国倒不是没有真心要做NGO、基金会的人,可是他们多数被有关部门以有关法律人间蒸发了。剩下的都是一群昧着良心,挣这种断子绝孙的钱的畜生。

高耀洁说,一个村里的老支书,自己的孩子得艾滋病去世了,去村里看他,给他钱,后来她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当年组织村里人卖血的“黑血站”的“血头”,而且不断从艾滋病人收到的捐款中刮钱。

这样的事,应该让每个有良知的人,深深的反思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怎么了?!而某些人每年的某一天都要去那个所谓的红丝带之家去做秀,去那个血染红的地方。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

©panhezeng for 阿潘道, 2006-2018. 原文地址:http://apsay.com/?p=731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共享协议,转载请注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