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9

为所有年满十八岁的成年人们,献上墓志铭。

海寧王先生自沉後二年,清華研究院同人成懷恩不能自已。其弟子受先生之陶冶煦育者有年,尤思有以永其念,金曰宜銘之貞珉,以昭示于無竟。因以刻石之辭命寅恪,數辭不獲已,謹舉先生之志事以普告天下後世。其詞曰:士之讀書治學,蓋將以脫心志于俗諦之桎梏,真理因得以發揚。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斯古今仁聖所同殉之精義,夫豈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見其獨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論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興亡。嗚呼!樹茲石于講舍,係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節,訴真宰之茫 茫,來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時而不章;先生之學說,或有時而可商;惟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同火,共三光而永光。

对于像王国维、钱钟书、陈寅恪这样的人精,我与其说是羡慕,不如说是嫉妒更好。

记得有个叫西毒的人说过,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做嫉妒。我不会介意其他人怎么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

当有一个机会,可以让你羞辱、伤害,甚至弄死一个比你更开心,比你更聪明,比你更优越、比你更骄傲且又鹤立独群的人,而不用负任何责任的时候,你会不会因嫉妒而变得狠毒呢?

我想很多人是会的,所以有些人就那样死了。

自由的底限,应该是不违背别人的意志而伤害别人吧。本来想只说不伤害别人的,可又想到总有些喜欢受虐的人。

至于独立,在我初中毕业想去学厨师,却因为父母不给钱,最后还是上了普通高中的时候起,我就意识到,要想人格独立,最根本是先要经济上独立。于是从初中物理课代表迅速窜变为高中政治课代表,高一的志向是考上中南政法大学经济系。

花自己的钱让别人腰疼去吧。让我做一个受资产阶级思想、低俗文化腐蚀的成年人吧。我是心甘情愿的。Yes, I do.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panhezeng for 阿潘道, 2006-2018. 原文地址:http://apsay.com/?p=295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共享协议,转载请注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