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9

今天把刚买没多久的钢笔笔尖弄坏了,搞得很郁闷,很突然想,在网上搜了一下北京哪有修笔的。一看都是推荐广义修笔店的。在百度地图查了怎么去,就动身了。想见见这位传奇式的老人。他的店在东四南大街甲102号,坐公交就在东四南口那一站,还要走一点。

进了他的店真的是与众不同,很复古,哈哈。在这你能看到历史。

老大爷头发白了,眼神也不太好。看里面停了一辆二八大杠。我想他这么大岁数了,还骑着这个来上班吗?

我去的时候,他正在给一位顾客修笔。我就在旁边等着,他突然说把我的笔给他看看,如果他修不了,那就不白等了。真的很细心。

老人也卖笔和墨水,没有所谓的名牌,都是他认为的好笔,又便宜又好。大家想买笔的话,也可以找他哦,或者找他咨询买什么样的笔也行。

他问我的笔多少钱买的,我说80,他笑了笑。中途有两小两口来修笔,他看了看,修不了,一个配件坏了,他说只能返厂修。我问那笔多少钱,他比那两口子先说出来了,一千多。他还说这笔也太那个了,这么贵,那个配件做工却很差。我能感觉到他很鄙视现在这些所谓的名牌钢笔。

帮我换个了笔尖,5块。还推荐了我买了达克斯的墨水,很便宜才3块,他说这个不堵笔,我的笔就是墨水不好,把笔堵了。我用的是15块所谓原装进口原料墨水。他说就是那种20多的派克墨水也堵笔。他这么多年的经验,发现就这个达克斯的墨水不错。他要我别用那个墨水了。

他修笔的时候,不时的咳嗽,我想如果他身体不好了,也许真的在北京找不到修笔的了。他一开始帮我换了个笔尖,我看笔尖前面开口大了些,他说那是正常的,让我写,我写了一会又堵了,他再弄了弄,说是刚才那个笔尖开口确实大了些。我想他确实是年纪大了,眼神确实不太好了。

回来我有仔细在网上看了看,关于他的文章,以下附上网文:

张广义 北京最后一位修笔人
■75岁的他,经营着北京最后一家修笔店,这家小店,已经开了55年
■爷爷念书时在他这儿修笔;孙子念书时,还在他这儿修笔
■附近的民警,也能对修笔说出个一二三
■年收入不过万元,有人出价8000想租他的店面,他不肯,说:你不懂我的意思
■子女没人接他的手艺,当初的徒弟也没人干这行当了

停下来回头看看

整整10年没有摸过钢笔了。偶尔翻检旧物,找出了一支钢笔,看着竟然觉得有点陌生。当年为了让情书不太丢人而苦练钢笔字帖,似乎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啊,对了,那的确是上个世纪了。

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用什么写情书?是用A4的打印纸打印出来,再签个名字么?这个思路大概也已经老土了,如今短信、电子邮件眨眼就到,情人收到的时候还是热乎的。

谁还用笔写字呢?偶然填个表格、签个名,抓过签字笔龙飞凤舞之后随手一扔,一次性的签字笔往往等不到用完,就已经不知去向了。修了几十年钢笔的张广义总觉得这样太浪费,但”浪费”好像也早是上个世纪的概念了。

不过就在十来年前,写一笔好字还令人羡慕,现在却好像衣服上的商标,成为了附属品。当北京只剩下这最后一家修钢笔的小店的时候,我们已经都不写字,也不会写字了。因为信息时代我们要追求高效率,我们”换笔”了。拿一支钢笔,打开墨水瓶吸饱墨水,然后在纸上笔走龙蛇,在这个时代太奢侈、太”浪费”了。 我们丢掉的还不止是钢笔,区区十数年,弹棉花、箍木桶、吹糖人、绷棕床……全都不见了踪影。离我们而去的,似乎远不仅仅是一两代人童年或少年时代的旧梦,还有很多色彩和旋律。在这个时代拼命叫喊”个性”的时候,却把所有不同于所谓潮流的格调和节奏都踩在了脚下。

一位朋友从大洋彼岸回国出差,5天时间连跑5个城市,和合作伙伴谈判应酬,连连喊累–这就是我们现在要的主流生活么?没人可以回答,但大家都是这样过法。所以,张广义在过去也许和别人没有太多两样,可今天,他和他的修笔店显得那么醒目,或者说格格不入。

签字笔用完就扔似乎没什么可惜,然而其实我们并没有多少资源可以这样随意抛洒,就像我们并没有多少生命可以随便挥洒一样。我们追逐效益,我们行色匆匆,我们马不停蹄……但我们也许有时候该停下来回头看看,我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王青笠

更多可以去百度知道看这个帖子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5690641.html?si=3

这是百度地图,这个店位置,记住他下午3点到5点营业http://map.baidu.com/#sid=MAPPFGYWJRJRQMDOT&bs=010&ct=40&word=%B9%E3%D2%E5%D0%DE%B1%CA%B5%EA&fr=10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panhezeng for 阿潘道, 2006-2018. 原文地址:http://apsay.com/?p=25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共享协议,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