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2
以我现阶段对人的了解,不会傻到要求每个人尊重我,因为我的某些行为言语,总会在某个群体某些人看来是不值得尊重的。
不说大的,比如我吃狗肉,怕是要被爱狗人士深深鄙视,甚至极端爱狗者都要吃我的肉呢。其实除了法律禁止或者吃了对身体有害的东西,只要做得好吃的我都吃。这估计又扩大了鄙视我的范围。
我只会要求不要伤害我,不要侵害我的权利,当然每个地方对保护权利的法律条文和实施力度是不一样的,我当然希望能得到像欧美那样的保护而不是朝鲜那样的。
看过很多有自由意识的人讲述欧美国家人们怎么怎么包容,互相尊重。其实这是过滤后的印象,人精力有限,只会关注并记住自己感兴趣的事物。
就说最近法国的同性婚姻法事件吧。印象中法国很包容很自由,但也不过以微弱的优势通过同性婚姻法,并且大规模的反对游行还在继续,甚至暴力伤害事件激增,極右派歷史學者韋內日前在巴黎聖母院大教堂內舉槍自盡,留下遺書痛斥這一新法,震驚法國社會。
也许现代法制国家有素质的人和流氓国家的没素质的人,在抗争行为上的区别就是,前者以伤害自己表达,后者以伤害别人表演。但终究是暴力。
其实现代社会的抗争,不是去改变周围和你不一样的人,而是去找到一样的人,去争取那些没有定型的人。就像现在美国南部依然处处歧视有色人种,那你不爽就去北部呗。何况人是变化的,观念的改变甚至会让你变成之前鄙视的那种人。
关键在于,自由而不互相伤害。维持这种状态需要中立的强制力,军队国家化。需要互相制约的权力,三权分立。
自由的迁徙,自由的结社,才能让志同道合者聚在一起,才能道不同不相为谋。多元化的社会,互相鄙视的人也可以和平相处。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panhezeng for 阿潘道, 2006-2018. 原文地址:http://apsay.com/?p=1376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共享协议,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