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1

我的父亲母亲,他们也曾如此年轻。时光逝水,年华老去。母亲曾是如此青春美丽,父亲也曾是如此青涩懵懂。他们跌跌撞撞,一路走到现在,想来真是很不容易。当白发苍苍时,依旧相依相偎,作为儿子的我都很羡慕。他们真的很幸福。

我最喜欢父母的这张照片,他给我无限的遐想。在河提旁,他们一前一后站着,风儿抚乱了母亲的头发,母亲的手轻轻拽住衣摆,她在想什么呢?阳光穿不过父亲的军帽,那阴影下的眼在看向何方呢?那云、那水、那树、那人。真的很电影。

一家人在锡山的合影,那时全家刚回通城没几年。好复古的风格也。

父亲60岁生日,和母亲的合影。他们此刻如此开心。

母亲的摩登时代

父亲从前线归来,他不是去杀人,他是去救人。战争很残酷,父亲一直反对我当兵,到是一直想让我做医生。父亲跟我讲,他从前线抢救伤员时,一直有炮弹落在周围,爆炸着。这些我只能从看过的战争电影去想像。这一年,我不到一岁。我出生时,父亲正在前线。我父亲的青春都献给了那个叫云南的地方,都献给了那场残酷的战争。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panhezeng for 阿潘道, 2006-2018. 原文地址:http://apsay.com/?p=119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共享协议,转载请注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