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5

我是个喜欢给旧物附上特殊意义的人,比如年少时收到的你是个好人的信,第一份工资买的自行车等等。记得有次把部分小学书本和父亲在部队的学医笔记整理了一堆,结果被老妈当废纸卖了,大吵一架。以后老妈再也不卖废纸了。

一切都是过眼云烟,随着我的过世,这些旧物,在别人看来不过是些废物,或被送人或被当垃圾处理。有时想,那现在的保留还有必要吗?尽力去留,留不住也不用太在意,人生如此,来也空空,去也空空。

对于平凡人来说,过个一两代人,绝对就没有人记得和在意你存在过了,你不是孔子,你是无名。老爸偶尔还去给太公他们扫墓,在记忆中,我只去过一次。父母亲的祖辈对于我来说,什么都不是。而对于去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我还是很想念的,特别是奶奶。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panhezeng for 阿潘道, 2006-2018. 原文地址:http://apsay.com/?p=1005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共享协议,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