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7

因为前段时间和朋友去北戴河玩,这是我第一次看海,去上海,去天津都没有看到海,直到26岁才看到了海。我想说什么都不晚,最后一次的海边玩水,真好赶上了涨潮,潮水越来越大,而人们反而更猛烈的去迎接潮水的冲击,至少我是这样的。当猛烈的潮水撞击而过,却是前所未有的愉悦。

无意中知道钱塘江大潮的最佳观潮时间是农历的八月十八,想想不正是十一放假吗?于是决定十一去杭州了,就是想看看更猛烈的潮水。

十月一日,下午去北京站买的票,到处都是cop,还带着枪。

晚上去坐车,无意中赶上国庆的烟花,一路全是看热闹的人,因为封锁,都只是远远的看。我边走边看,想着拿我们纳税人的钱,搞庆祝,却处处限制我们庆祝的自由。看着俗气样式的烟火,不免有些神伤。

那晚坐着火车远离了北京。看着窗外的灯火逐渐消失,直至一片黑暗,我知道这样一场马戏团小丑嘉年华的狂欢,与我无关。

2号一早走出和谐号,就奔公交车,去预定的青年旅舍。杭州的公交很破,而我还赶上一场年轻小司机和老年猛男乘客的武打表演,在一群大爷大妈的阻挠下,表演不得不停止。小司机继续开车,老猛男则抱着在公车上尿尿的小猛男扬长而去。很庆幸我最终平安到达。

下车立刻奔饭馆,吃饱饭发现还没过12点,旅社过12点才能入住,想着干点啥,前面不远就是浙江大学,听说浙大挺不错的,正好进去溜达溜达,打发时间。

这里是浙大玉泉校区,也不知是不是主校区,但应该是老校区,依山而建,一条主路直达半山腰的主楼,有喷泉,主路都是些景观,其他建筑分布于两侧。都很有历史的样子。这种布局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父亲的工厂。

放假了,没多少学生,到是有很多游客,主路广场上立了个很大的毛泽东雕像。北京化工大也立了一座。很多人在此留影。溜达一圈,坐在广场上发了会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往旅社走。手上没多少钱,看到一家杭州银行,想取点钱,却发现停业装修。

到了旅社,才知道要交100压金,手头只有不到100现金了,老板让我去取,我说那银行停了,她说还有一家,我只好再去找找,走了一圈,还是没找到,回来就只交了50房费,登记完带我看了房子,因为没交压金也没给我钥匙,我看了看,就出去了,本来打算在杭州这段时间都住这,结果搞成这样,地方太偏,附近连个银行都没有,旅社也没有青年旅社那个调调。

走到路口,也不知去哪,问交通协管大爷,附近有玩的吗,他往右上一指,说了一堆,杭州话也没听明白,就假装听懂表示感谢,走了。在网上查过,旅社就在西湖附近。

看到很多人和车都往山上走,就跟着走吧。

走着走着竟然到了植物园,植物园正在搞什么嘉年华,有不少票贩子在卖票,好多家长带着小孩来玩。我在想,难道从这去西湖?西湖和植物园连着?记得西湖不要票呀。看到有不少人继续往前走,再看看一百多门票的植物园儿童嘉年华,我选择了继续前行。

没多久,到了一个丁字路口,看着路牌写着继续前行是到灵隐寺,往左走是到岳王庙。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panhezeng for 阿潘道, 2006-2018. 原文地址:http://apsay.com/2018/05/27/why-walk/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共享协议,转载请注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