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7

今天去图书馆,又被认为拿了别人的卡。加了又就说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借书卡是06年下半年来来北京时办的,照片也是那时拍的。不过两三年,却让人认不出是一个人了。

这次仔细凑近看看了电脑上的照片,看她还是不确定的样子,就说你看看我的嘴唇,结果那边两个管理员哈哈大笑。搞得这个管理员挺不好意思,嘴里不停说着,还是有点像,原来不带眼镜,比较瘦之类的话,就办了借书手续,我拿着书就去六楼还另一本书。

在电梯里看着自己现在的样子,再想想刚才照片的样子,三年前,一脸稚气,还有些神气,当时辞了工,交了学费学影视化装,可是抱着以后做一个电影工作者的理想的。现在的我一脸死气,五官也被多出来的肉撑开了些,显得有点呆气。没了任何理想和激情,一天到晚混吃等死,有些沮丧的出了电梯。

到六楼,把书还了,转了一圈,觉得没劲,还是先把这本看完吧,又拿着刚还的书借了出来。走楼梯到了五楼。

刷卡进了门口,漫无目的看着管理员前面架子上一些前面还的,还没摆回去的书,发现一本《皮克斯总动员》,翻了翻是大卫·A·普莱斯写的关于皮克斯企业历史的书。

找了个就近的地方坐下,看了几页还不错。发现桌子旁边有几本前面人看了扔下的书,我拿过来翻翻,拿起一本绘本看了起来,是星野裕末的《老公,你跑不掉了》,不一会就看完了,很有意思,就是讲作者自己夫妻生活的,通过绘画日记的形式来告诉大家一些保持夫妻幸福生活的小窍门。不过我觉得她那些方法估计放在别的家庭不太会管用,就是一典型花痴脱线女碰上了柔弱男,画的挺夸张搞笑的。

回来搜了搜,是很有名的日本网络绘本画家,国内卖这本书的介绍说她比高木直子更火爆! 我觉得有点不靠谱,无论是画功还是绘本的故事、意境都跟高木直子有差距。

看完就跑到漫画绘本那片架子那,随便翻翻,看有什么好看的,大多没啥意思,估计好看点都借走了,拿了本罗殷的《出走十五天》,聂俊的《丢丢侠》,kangfull的《暗恋》,杨萄的水彩插画集《风色四叶草》。

就近坐了下来,先翻了翻《丢丢侠》,聂俊画的不错,故事不感冒。看起了《风色四叶草》,之所以拿这本,觉得很像朋友均升的画,发现用水彩画日式插画,国内那么几个都差不多。书装帧的不错。罗殷的《出走十五天》,是关于女人觉得和男人的感情出了些问题,决定独自出走旅行十五天的故事。罗殷用上前面末末的那些夫妻小窍门,也无法引起工作狂男友的关注。罗殷会失败,因为她永远成为不了末末那种花痴脱线女。

罗殷出走十五天,玩了欧洲几个国家,顺便去了趟日本,绘本用了旅行照片和绘画相结合的形式。最后回来,男的在机场把她夹了回去,哈哈,一对有财又有才的小情侣。

策划是姚非拉,这厮还真有女人缘。

韩国的kangfull,也是网络漫画家,《暗恋》还挺厚的,一开始看画风不怎么喜欢,看了看情节,还挺有意思,虽然很老套,但是我喜欢。哈哈。是关于大叔和野蛮萝莉女的爱情故事。让我想起了《我的新娘十八岁》之类的韩剧和电影。

借了《皮克斯总动员》和《暗恋》,跑到三楼阅览室,拿了本最新的《世界电影》,两本《幻想艺术》,在一堆挑剩下的《看电影》里,挑了一期。

《世界电影》这期翻译的剧本没听说过,就没看,看了看翻译美国《电影人》杂志采访《阿拉伯的劳伦斯》的剪辑师Anne的文章,老太太已经八十几岁了。

《幻想艺术》就看了一本,还没看完,都到点了,被赶出来了。决定下周来看完那两本《幻想艺术》。

一个大腹便便,脑袋空空的大叔走入黑暗中。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

©panhezeng for 阿潘道, 2006-2018. 原文地址:http://apsay.com/2010/01/17/however-in-2023/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共享协议,转载请注明。

One Response to “不过两三年”

  1. tonsh Says:

    发现一块宝地,我也想办借书卡了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