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0

从今年初,就在首都图书馆的杂志室发现知音漫客等漫画杂志,实在让人惊喜。要知道在去年我翻遍了阅览室,才发现一本幽默大师,囧。

这次更惊喜,竟然发现了幻想艺术,正好赶上三周年的纪念刊,感觉比刚创刊时,做的好多了。

当年上学的时候,月月买着《幻想》杂志,后来死掉了,很久以后,看了苏老师转的《Fantasy +》——写给过去的纪念册与寄给未来的宣誓信,也大概了解了幻想杂志为啥死掉。

而后来的《幻想艺术》,其实刚开始基本是幻想那帮人,只是不苟同现投资人的理念都走了。

现在想想其实没必要去去计较这些是是非非,感觉现在的《幻想艺术》也很不错,毕竟不得不承认,这是现在市面上唯一一本在介绍欧美动漫插游等基于绘画艺术的行业杂志。

不得不说至少《幻想艺术》活了下来,至少有了邮刊号,至少比幻想便宜了5块钱,至少进了首都图书馆,至少……

想想《幻想艺术》做到这些实在不容易,不得不做各种妥协。当年的《幻想》连邮刊号都没有。现在的《幻想艺术》又寄生于《大众电视》这种杂志下,在首都图书馆,一开始我愣是没找到《幻想艺术》的放置位置,原来它是作为《大众电视》的副刊,和《大众电视》放在一起。好像之前还寄生于其他杂志下面过,想想其实挺心酸的。

现在满大街是垃圾时尚财经娱乐八卦杂志,而这样介绍欧美绘画艺术的杂志,为了获得正规的邮刊号,为了获得国家的合法身份,却只能寄生于那些垃圾杂志下面,封面还打着别的杂志名称的水印,不能不说是一种既荒唐有悲哀的事情。

不过,从这些点点改变,还是让我感觉到了中国动漫插游等行业的希望。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