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2

俊伊擦好车,对美善说:”我带你回去吧。”美善点点头,托着沉重的身体坐在了自行车后。俊伊骑上车,美善搂着他的腰,两个脏兮兮的小孩荒野里骑行着自行车。俊伊问:”美善累不累。””不累,真舒服,这样到天国该有多好?”自行车在微风中行驶,在野草中行驶,然后美善掉了下去。摔在了干枯的大地上。士兵带走了美善的尸体,俊伊只能在一旁无力的哭泣……

前两天在优酷上找美国地理方面的片子看,却无意看到了《潜入北韩》。这才知道了逃北者。

其实以前也关注过朝鲜,看过一些国人的朝鲜游记,最近还看了盖·德利斯勒的《平壤–朝鲜之旅》的绘画日记。

很庆幸,对于我们这些有着类似历程国家的公民来说,已经开始了艰难的改革。而他们依然深陷其中。

在搜寻逃北者资料时,无意中知道了《北逃》。在线视频没找到,只好下载。

值得一看的片子,虽然这些事情对于我们来说,就如《卢旺达饭店》中记者所说,当他们打开电视看到那些苦难的时候,觉得很惊讶、悲伤、愤怒,但过后依旧平静的过着自己的生活,没多久就忘了世上还有这样的苦难。

这部片子并不像有些人所说,是给朝鲜抹黑,丑化社会主义等等。我觉得他其实很弱化这些意识形态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表达人性。

父亲,并没有觉得他的国家有问题,他也没有想过叛国。他只是想去中国给老婆搞点药就回来,一直都最后都是这样想的。他也不认为基督教能拯救什么,也没有怎么感激南韩政府。

他们在北韩那样贫困残酷的环境下,依然有着很开心的生活。只是这种苦中作乐的生活,对于这些弱势群体来说,太脆弱了,太容易失去了。其实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说,我们不过只是要求填包肚子就行了,只要给一点点,我们就很满足,就很忠诚。可是如果这样都满足不了,我们也只会怪自己,然后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而不是反社会和政府。

也有人说,中国政府太无情了,不承认朝鲜难民的身份,其实我想说的是,如果中国政府也跟南韩一个鼻孔出气的话,中朝边境只怕也会像38线一样,布满了地雷和电网,那朝鲜难民也不会这么容易逃北了。不过有钱能使鬼推磨,在金国也一样。

相比于影片中父子的部分,我更喜欢两个小孩的部分。美善搂着俊伊上了天堂,是笑着去的,那怕曾经有那么多苦难,至少这一刻是幸福的。而俊伊一人在荒漠中的离去,他没有她幸福。

推荐大家看两篇相关影评,逃北者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最后我想说,我们是应该做些什么的。

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著一位叫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的德国新教牧师留下的发人深省的短诗。尼莫拉曾是纳粹的受害者: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panhezeng for 阿潘道, 2006-2021. 原文地址:http://apsay.com/2009/03/22/this-way-to-heaven-how-well-the/
本文遵循署名-非商业性使用共享协议,转载请注明。

Leave a Reply

Me

点这和我talk,panhezeng@gmail.com
https://github.com/panhez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