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8

最近很多人,因为央视裤裆烧了,很兴奋。但这次事件的G点,却不太一样。

当我听说,这场莫名其妙又极其凄美的大火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千万不要是因为放爆竹造成的呀。不然就麻烦了。后来调查结果公布,果然不是爆竹造成的,而是A类烟花造成的,而且是违规造成的。

这件事,我也很兴奋,兴奋的是这帮官僚机构又出大丑了。充分暴露了各种监管和作风问题。

100万的A类烟花呀,这不是个人,甚至不是一般企业单位能搞出来的。香港政府维多利亚港的09年烟花也不过几百万。

北京特别奇怪,放烟花的地方特别奇怪,别的地方都是找有水的地方放,比如武汉一般都在江滩公园或东湖,香港则都在海边,日本一般也是在海边。

央视在自己的裤裆下玩火,这叫玩火自焚。为啥不去离他不过几里路的国贸那条河玩A类火呢?

可是这次很多人的G点是,终于有个一个禁止烟花爆竹的大案例了。他们就喜欢禁止这禁止那的。

当然央视等官方媒体也希望转移民众的焦点,既然有人免费创造了,自然不会放过,于是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关于禁止和限制的大论战。可是我们不是应该讨论谁给予一个主任违规燃放的权利的吗?听说是已经连续三年了。不是应该讨论如何更好的管理和执行遵纪守法的燃放吗?央视却说都是烟花惹的祸,跟我没关系。

央视如果把建这副楼的钱,印几亿本《消费安全手册》、《如何安全燃放烟花爆竹》之类的册子,发到每个公民手里,应该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吧。

很多人说烟花爆竹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我笑了。好像国外比中国放的多吧。那些喜欢禁止的人,更把烟花爆竹跟裹小脚等媲美,说成是邪恶的封建残余势力。太搞笑了。

至于烟花爆竹有什么用的讨论,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有本事你说服奥组委以后开闭式别放了。北京更牛逼还全城乱放。

我想日本人应该是最知道烟花意义的民族和国家吧。

说到烟花我想起了,岩井俊二的《烟花》。好想去日本看看烟花呀。一想到陈果的《去年的烟花特别多》,也很想去维多利亚港看看那海上花了。

不要把无能当成禁止的借口和理由。让我们为所有救火而牺牲的人,默哀三分钟。

以下附上一些我收集的相关文章。

为烟花爆竹说几句话

关键在于相关部门如何引导,关于鞭炮的杀伤力与噪音,能否也制定一个企业或国家标准,在烟花爆竹的生产上能否考虑多设置一些安全环节,用科技的力量使烟花爆竹的燃放更安全些、更环保些、更文明些,在这方面下功夫比一味强调烟花爆竹的缺点更有进步意义。

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是因噎废食

维持一个社会的安全平衡,最高标准是用道德,最低标准是用法律。烟花爆竹这类既属私域范畴,又与公域密不可分的东西,单靠道德或法律去维护,是不行的。前者寄希望于市民的自觉性,而太过于放任;而后者又太过于机械和冰冷。因此,在二者之间寻找到一个平衡点,至关重要。

日本烟花爆竹的施放风俗及产销配送情况

日本人说他们是一个用”心”看烟花的民族。东京最有名气、规模最大的焰火晚会是以横穿东京都的河流隅田川命名的。晚会在每年7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举行,它预示着夏天即将来临,再加上又在市中心举行,所以每次都有很多人从四面八方来到隅田川观看焰火。晚会上,姑娘们一般都喜欢身着浴衣、脚蹬拖鞋、手拿扇子三五成群地来到河堤边席地而坐观看五彩缤纷的焰火。

看国外如何加强烟花爆竹管理

written by panhezeng \\ tags:

Leave a Reply

Me

点这和我talk,panhezeng@gmail.com
https://github.com/panhezeng